2019-08

13

( 江蘇金融匯)熊先根:打造真正具備國際化治理水平的現代金融機構

瀏覽次數:4659

微信圖片_20190828153416.jpg

編者按

        2019年以來,我們推出了“江蘇金融人物”系列報道,試圖通過對江蘇1960一代金融人物的訪談,向外界展示江蘇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代金融人畫像,在這些畫像背后則是過去四十年江蘇金融業的大發展和大變革。

        我們的筆端,從張樂夫到吳萬善;從束蘭根到顧士新;從應文祿到熊先根……記錄下吳萬善組建江蘇證券的細節、應文祿摸索創投業務的樣子、熊先根堅持引入外部股東要讓公司市場化的決心……四十年,這一代金融人,他們既是見證者,也是主導者。

        經過四十年的發展,今天的江蘇金融業,從銀行、保險、擔保,到證券、基金、租賃……業態越來越豐富、成績越來越耀眼、治理越來越完善。而在近兩年的沖刺下,銀行、證券、基金、租賃,更是跑出了各自行業標桿性企業,它們正在成為當下江蘇經濟最亮的名片。


        過去17個月,南京河西金融城1號樓迎來了一波又一波的“參訪者”和“取經者”。來之前,他們心中都有著一個疑問:為什么是江蘇租賃?

        1985年成立,在將近16年的時間里不知道租賃業務是什么;2002年重組,用了5年時間從零開始給業務打基礎;2009年引入外部股東,開啟了“打怪升級”的道路;2017年凈利潤一舉突破10億大關;2018年3月登陸上交所。

        至此,行業和外界才發現,原來這家叫江蘇租賃的公司竟然有這么多的“第一”。譬如,金租第一股、金租中第一家引入外資股東的公司、金租中第一家真正服務中小企業的公司、金租中第一家真正把信息技術運用到流程改造和風險控制中的公司……

        當董事長熊先根坐到我們對面時,我們拋出的第一個問題便是:如何看待外界的這些關于“第一”的評價。熊先根答:“我們所有的出發點都是為了讓江蘇租賃成長為一家真正具備國際化治理水平的現代金融機構。” 這些“第一”背后,是探索、是選擇,是堅定的路徑和清晰的目標。


起航:員工都不知道金租是什么

        1964年出身的熊先根,是江蘇1960一代金融人的另一類典型。

        他把自己這一代江蘇金融人分為兩類,一類如吳萬善、顧士新,屬于正統的科班出身;一類如自己,屬于“半路出家”。

        熊先根的經歷頗具奮斗精神。

        年輕時,在無為老家做過中學教師;而后來到南京上學,學理科。畢業后先后在江蘇信托、江蘇高投任過職。

        彼時,金融市場發展緩慢,信托和投資還是冷門行業。

        但是,也正是因為在這兩個“冷門”行業任職的經歷,讓熊先根意識到,金融領域的細分行業,“爹不疼娘不愛”,想要有飯吃,就得靠自己,就一定要走市場化和專業化的道路。

        2002年,江蘇租賃改組。熊先根從江蘇高投來到江蘇租賃任職,正式掌舵這艘金租之船。包括熊先根自己,可能也未能預料,17年后江蘇租賃會成為A股金租第一股,會成為行業競相學習的“模范生”。“2002年改組前,公司業務基本停滯,員工甚至連公司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更不要說對金融租賃行業的理解了。”熊先根回憶。

        2002年改制后,熊先根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給公司“找業務”。“2003年公司做了第一單業務,是給洪澤縣中醫院做一臺彩超的融資租賃業務,只有100萬左右,但是很開心,因為這讓我們員工真實的看到了融資租賃業務是怎么做的。”熊先根印象深刻。此后,江蘇租賃在醫療、印刷、紡織等細分領域越做越深、越做越大,逐漸打下了家底。“這些業務做下來,先是解決了公司的生存問題,但是這個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通過這一系列業務,摔打了我們的隊伍,知道往哪里找市場。讓公司逐漸有了人才的基礎、市場的基礎、知名度的基礎、乃至風控的基礎。”熊先根說。

        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熊先根堅定的認為,金融租賃是中小企業的天然伙伴,江蘇租賃的發展,一定是建立在業務完全市場化,深入服務和支持中小企業上。


探索:外部股東帶來客戶和治理

        就這樣,靠自己,去摸索,去闖市場——做銀行不愿意做、其他同行不想做的中小企業業務,江蘇租賃開始奠定自己的業務“基因”,有了自己對于金融租賃行業的理解和展望。

        2007年前后,在混改的大背景,以及公司進一步發展的需要下,熊先根開始醞釀給江蘇租賃引入外部股東。隨后,擺在公司面前的問題便是:引入誰?怎么引入?現在回過頭來看,當時熊先根對金融租賃的理解已經比較透徹,思路和眼光已經表現出超前。他提出,引入的股東必須具備兩點要素:一是對公司的業務和發展有幫助;二是要與公司的經營理念相同。最終,南京銀行、中信產業基金、IFC和法巴租賃進入江蘇租賃。而因為IFC的進入,江蘇租賃還成為行業里第一家引入境外股東的金租公司。“當時我們是國有100%控股。租賃行業的特性就是市場化程度高、風險也大,所以對人才、治理的要求也比較高,引入外部股東可以用有限的國有資本撬動更多的社會資源,最大化的激勵員工、提升管理、以及拓展業務。”熊先根解釋。

        對于江蘇租賃來說,南京銀行與IFC帶來了長期資金;中信產業基金與法巴租賃則帶來了客戶與國際租賃行業的經驗。而上述股東,在江蘇租賃新一輪的“轉型+增長”中發揮的作用,也再次證明了引入這些股東的遠見。“中信系和法巴租賃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管理經驗,他們進來后,對我們在公司治理上的影響是深遠的。另外,我們在轉型中,最典型的一個業務創新模式就是和廠商直接合作,法巴租賃給我們提供了他們在全球的制造業合作伙伴,比如農機行業,我們現在是全國做農機租賃最大的金租公司。”熊先根介紹。

        外部股東帶來的改變一點點在江蘇租賃身上體現。但是,更能點燃熊先根“興奮點”的是,他在這些外部股東身上看到了江蘇租賃的另一種可能:“成為這種具備國際化治理水平的現代金融機構。”業務上真正以市場化為導向、治理上真正具備現代金融機構特征、視野上真正具備國際金融和產業格局。把這三句話落在一線業務上,便是治理合規了,業務就合規了;業務合規了,風控就合規了;風控合規了,就敢做、愿意做高風險的中小企業業務,金融租賃才算是真正落到實體經濟、服務制造業上,公司才能更好的理解金融租賃行業,才能走的長遠。


判斷:行業方向一定是服務中小

        在內部業務經驗和外部股東的雙重作用下,江蘇租賃的發展思路已經非常明確。即通過搭建高水平的公司治理架構,服務于公司聚焦的中小企業業務;亦通過在中小企業業務上的布局,分散風險、轉型升級,成為真正服務于實體的金融租賃機構。

        熊先根給我們列舉一組數字:今年上半年公司新簽了5000多份合同,平均一單業務在300多萬,其中大約有94%的合同是低于500萬的單子。此前,金融租賃公司給外界傳遞出來的信息大多是:一單業務都在千萬甚至上億,一家金租公司一年做個四、五十單就完成任務了,做這么小的單子、管理這么多的合同對于金融租賃公司來說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為什么江蘇租賃和其他金租公司在業務上反差這么大?為什么江蘇租賃愿意做風險高、額度小的中小企業業務?熊先根解釋:“第一,從戰略上說,我們覺得這才是行業的方向;第二,從自身看,這也是差異化競爭的結果,是完全市場化的狀態下,公司一點點摸索出來的;第三,深入到各個細分領域,一方面分散了公司業務風險;另一方面對團隊、風控都是考驗,一但市場有任何波動,業務和風控都能經得起。”

        從業務特性和目標客戶上看,金融租賃和銀行、信托有著天然的區別。金融租賃一般是做銀行沒有能力做或銀行不愿意做的業務,前者多為經營性租賃,后者是服務中小客戶。許多大的金融租賃公司會選擇做飛機、船舶等大體量融資租賃,但是江蘇租賃從發展以來便聚焦于底端的這部分中小客戶。

       在服務這部分客戶過程中,江蘇租賃形成了兩個其他金融租賃公司不具備的能力:一是細分市場開拓能力,二是真正的專業化服務能力。

        一個有意思的對比是,中小企業在銀行等金融機構拿貸款都需要一個過程,目前記者了解到的一些政府搭建的信用平臺,從中小企業發起融資需要到拿到融資,最快也要一周的時間。但是在江蘇租賃,中小企業早上來談融資租賃需求,當天就可以定下到底能不能做。“從市場出發,以客戶需求為導向。因為專注細分領域市場,對這些市場非常了解,很容易判斷這個行業里的某一家企業值不值得做。這些中小企業一般都是急要錢解決生產,我們當天拍板當天簽合同,是真正解決他們需要。”熊先根說。

        了解江蘇租賃,會發現它的業務方向和專業化程度,都在向外界傳達著一個“范本”:即踏踏實實做中小企業的“生意”肯定是有出路的。

        需要說的是,因為服務中小企業——單子小、合同多、風險大——所以對團隊水平和風控能力要求很高,在這種情況下,江蘇租賃很早就開始利用科技手段,搭建符合金融租賃行業業務需求的技術系統。這種基于一線業務自發的內生變革,讓江蘇租賃真正的實現了“金融+科技”的構建。

        有了治理經驗,有了科技助攻,有了細分市場方向,有了專業化的團隊,江蘇租賃可以在服務中小企業過程中,將風險控制在最低,也因此可以更加堅定的服務中小企業。


轉型:時刻為企業注入興奮劑

        經歷了早期打家底階段、引入外部股東階段、全面大發展階段,2018年3月江蘇租賃迎來又一次升級——成功登陸上交所,成為A股金租第一股。

        需要說的是,不少租賃公司都嘗試過A股上市,但最后都無疾而終。

        作為行業首家“吃螃蟹者”,江蘇租賃的IPO之路走的并不容易。現在回想起來,參與的工作人員還依稀記得上市前一次又一次出差北京的“痛苦”經歷。另一個要提的事情是,在上市之前,即2017年前后,江蘇租賃還做了一次選擇——提出“轉型+增長”的思路。

        為什么要上市?為什么要轉型?2017年江蘇租賃凈利潤首次突破10億元大關;過去十年江蘇租賃實現了高速發展。正是在最“好”的時候,江蘇租賃給自己提了兩個“題目”:上市和轉型。

        熊先根回答:“任何一家企業都有內生的惰性,這種惰性會讓企業毫無察覺的走向下坡,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上市,補充資本金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通過外部監督讓整個企業更良性;轉型,則是我們對自己的要求,過去十年我們在醫療、基礎設施、教育、印刷等領域是非常有口碑的,現在我們基于股東資源,對金融租賃行業的理解,想要做的更專注、更有價值。上市和轉型都是為了讓企業時刻保持興奮和戰斗力。”

        記者了解到,在轉型思路指導下,目前江蘇租賃業務已經從傳統的醫療、基礎設施、教育、印刷等領域擴展到新能源、高端設備、農業機械、信息技術、汽車金融等新興行業。

        轉型中,江蘇租賃提出一個業務模式,即“廠商線+區域線”。所謂廠商線,即和知名廠商合作,從設備生產商、經銷商,到設備使用人,租賃公司與他們建立緊密合作關系。目前,江蘇租賃已經和眾多世界500強企業進行了合作,涉及能源、工業裝備、農機、重卡、放映機等行業。所謂區域線,公司優選經濟發達區域,通過建立屬地化團隊,打造穩定的直銷模式,重點服務當地企業客群。轉型中,變的是雙線并進,多頭布局;不變的依舊是服務中小企業、專業服務理念。

        如果說前十年,是江蘇租賃大發展的階段。那么在上市和轉型的推動下,下一個十年,可能是江蘇租賃真正“蛻變”的階段。

        記者了解到,目前江蘇租賃有將近400位員工,平均年齡在30.5歲,他們大多來自“雙一流”名校、具備一定的專業素養。這樣一支充滿活力和朝氣的隊伍,在企業的不斷自我激勵下、越來越深入的對行業的理解中、堅持服務中小企業的路徑上,快馬加鞭奔跑。而在外部股東的國際化治理經驗、內生的科技驅動等加持下,江蘇租賃已經具備擁有國際化視野的現代金融機構雛形。


桃花视频在线观看高清播放